价格大跳水射频类美容仪洗牌潮来袭

这个岁末年初,中国美容仪市场异常热闹。不少头部主播开启了美容仪带货专场,各平台也开启了美容仪团购活动,同时,众多美妆种草博主也开始安利或盘点这波美容仪促销活动。射频类美容仪正是这波风潮的主角,且价格呈现出历史性大跳水,此前高达数千元甚至上万元的产品,价格通通“打骨折”,仅需599元、499元、399元,甚至299元就能“上车”。这背后的原因是,根据规定,2024年4月1日起,射频类美容仪将要“持证上岗”,所以企业不得不清仓大甩卖。

“持证上岗”大限将至,行业掀起清仓甩卖潮

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于2022年3月调整了《医疗器械分类目录》内容,其中明确规定射频治疗仪、射频皮肤治疗仪类产品纳入Ⅲ类医疗器械目录管理,从2024年4月1日起必须“持证上岗”。2023年4月,国家药监局医疗器械技术审评中心发布的《射频美容设备注册审查指导原则》进一步明确,射频美容设备包括家用手持式(小型)设备。也就是说,在规定日期后,没有取得相关资质的射频类美容仪产品,就无法在市场上流通。

随着规定期限越来越近,不少品牌都坐不住了,开始“轰轰烈烈”地低价清仓甩卖。当前,初普、花至、觅光、丝可等品牌的产品开始打折。部分头部品牌虽然没有开始甩卖,但有企业负责人告诉《电器》记者,纳入第三类医疗器械管理对自己企业的影响很大,也在考虑接下来是否要加入这场降价甩卖风潮中。

这股甩卖风潮出现后,消费者对于美容仪价格合理性、产品品质等方面的争论层出不穷。

刘女士抱怨称,自己刚在2023年“双11”抢购了某著名品牌的美容仪,各种预售凑单满减后到手价为3500元左右,仅仅过了1个月左右,这款美容仪就开始甩卖,跌价近3000元。经历跳水价后,购买到这款美容仪的薛女士同样不满意。她向《电器》记者表示:“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实际就有这个问题,这款美容仪到手后细节一般,质感也不显高档,满满塑料感。还有不少传言说,这个品牌因为取得相关资质要耗费大量资源,临床试验周期也比较长,所以决定放弃中国市场,准备跑路。因此,我对产品的售后服务和配套凝胶的后期购买都比较担心。”

“这场甩卖中,可能存在一些小品牌趁机‘打秋风’,借着甩卖的名义以次充好赚钱。但是,大品牌打折销售的产品,和以前正价销售的产品没有什么区别,纯属清仓。”某业内人士预测,今年三八妇女节,射频类美容仪价格或将跌至谷底。

获取资质难度大,市场洗牌在即

据悉,国家对于医疗器械的管理分为三大类,第三类是最高级别的医疗器械,是可以植入,用于支持、维持生命,对具有潜在危险,对其安全性、有效性必须严格控制的医疗器械。因此,第三类医疗器械管理非常严格,申报需要做临床试验,周期较长,成本较高。

某业内人士表示,为了取得资质,企业需要先建立医疗器械治疗管理体系,经过各种检测和试验后,还要再进入临床试验环节。其中临床试验周期很长,可能要一到两年,通过后才能申请注册,获得资质。他进一步说:“不仅时间长,耗费成本也会很高,一款普通的产品成本至少要几百万元。”

因此,取得第三类医疗器械管理资质,对于射频类美容仪企业来说,市场准入门槛大大提高,甚至变得非常困难。

《电器》记者通过查询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发现,截至发稿日,尚未有射频皮肤治疗仪取得第三类医疗器械资质。

据悉,一些企业已经开始申报临床试验。中国人类遗传资源合作临床试验备案公示的信息显示,截至2023年12月,仅有FLOSSOM花至、雅萌、OGP时光机、AMIRO觅光、MARY FAIRY玛丽仙5个品牌的关联公司,申报了评估“射频皮肤治疗仪安全性和有效性”的临床试验。

从备案时间开始计算,到2024年4月1日,临床试验最久的品牌也刚刚满1年,能否通过临床试验还是未知数。余下的射频美容仪品牌要么加快进度完成临床验证并取得备案,要么清仓出货,更换赛道乃至退出市场。

可以确定的是,时下“炒得火热”的射频类美容仪,正面临着日渐逼近的新规冲击,一洗牌已在悄然酝酿,行业未来发展充满未知。